OrantisH

我有一个人生目标,就是☀️———

叶子是赵云!戳心至死!

爱尽不言:

忍不住大力卖一发安利!!!这个UP剪的欧美版三国群像!一共上下两部,一旦接受设定真的越想越无违和越看越燃【舔了一整个通宵还在舔的我】!!!UP对三国、欧美古装都很懂!!节奏配乐配合毫无问题!!熟练结合游戏、历史、角色性格融会贯通特别棒!
【下部点我!!!!】
【貌似没在lof发现如果up有lof的话请大力戳我告知!】
对于欧美圈的妹子而言这是一份三国圈安利,对于三国圈妹子而言这是一份欧美圈安利,对于lo主这种脚踩n只船的这是福利啊!是肾上腺素!多巴胺!强心剂!
建议第一遍开弹幕毕竟弹幕不是很厚,尤其对欧美圈不是很熟的话可能会有一点点脸盲——看我下面的总结就...

不负责任的荀彧碑注释+翻译

米瑟_等着高考:

山阴道上:



《尚书令荀彧碑》绝对是个宝啊。这是荀令第一手的身后评价,又是出自手下尚书郎潘勖,某种程度上比陈寿及后人的评论更能反映荀令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试着注解翻译一下,夹有吐槽。不确定之处希望和大家讨论。想看完整渣翻的请直接跳最后。





夫其为德也,则主忠履信,孝友温惠(1),高亮(2)以固其中,柔嘉(3)以宣其外,廉慎以为己任,仁恕以察人物,践行则无辙迹(4),出言则无辞费,纳规无敬辱之心(5),机情有密静(6)之性,若乃奉身蹈道(7),勤礼贵德,动咨事间(8),匪云予克(...

【存档用】部分三国人物生卒年表

温捌:

过去光锥:



只列了一些自己比较感兴趣的,不全。反正也背不下来。



说是不全为什么看起来还是很多【因为你是全员粉呀



按生年排列,生卒年不完整的(eg.关羽,张飞)附在后面。生卒年皆无考的(eg.周泰)不列入。



因为是直接从网上扒下来的,为了拯救黄初黄龙黄武章武傻傻分不清楚的自己把年号加上了,又简略地用度娘百科和日维做了下校正,完全没翻一次史料,十有八九会有错漏。



顺便存一个日战版的



109年(永初3)——桥玄...

[地府]现代校园paro

地府校园paro

就是些小段子


1.判官上高二的时候班里有个小霸王,没事儿喜欢欺负他看不清东西。前些天在球场上他拿篮球给了判官一家伙,判官话少懒得争辩,这家伙就得寸进尺,又把判官的笔全给折了。判官在抽屉里摸了半天摸出来一支毛笔,甩了人家一脸的墨水,全是死字。这人下课就纠结了一帮小弟把判官揍了一顿,判官没觉着啥事儿,结果给阎魔知道了。


阎魔那会儿简直校园大姐大,欺负判官搁她那儿还了得。第二天一早那小霸王上学,快到学校就见一漂亮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姑娘带着一黑一白俩小学弟给他拦住了,为首那姑娘拽得跟大爷似的,倒也不打他,指挥着那俩少年上来就翻他书包。那俩少年行动力几乎超过特警,二话没说把...

【地府骨科】凌晨

大概是一个插叙回忆杀……主要是想看小黑其实什么都懂只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样子……以及证明我还是原先那个冷门文风。
咳,大概下次就拗回来了。
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刀子系列。

鬼使黑:
我在黑暗中醒来。
约摸是凌晨两三点,在成为鬼使后时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窗户透出一点光,瘦弱着像个小男孩。我知道那是弟弟挂在外檐的灯笼。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喜欢这些小孩子的东西,改不掉。
其实他可能是记得的吧,我想。那点光在窗纸上颤抖,是个雨天。
弟弟就在旁边睡着,安静极了。他打小就是这样,连头发都不带乱。那时候他身体弱,常常在半夜烧起来,烫得像个小火炉。我……算了,总想这些做什么。
可我怎么控制得住啊。阿白就在说我身边,那是...

上课肝的地府骨科。依旧现代医生paro,大概与下一次paro文的梗有关。
可以猜一猜,反正不是“老司机要发车了”。今天依旧是没有小黑小白的一天。

【地府骨科】医院

现代医生paro【别问我怎么总写这个因为医生真的是我最了解的一个行业了】
地府骨科,阎判,可能会有博晴酒茨。和之前那个博晴警察是一个世界。ooc都是我的,怪我
没有小黑也没有小白所以没什么动力写
有留言说不定还有续集

鬼使黑的内心简直跟酒后没弟弟管着睡在了尸检实验室里醒来后还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一样,他简直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这种事也会发生在自己那个柔贤慈惠的弟弟身上。天已经快黑了,过了下班时间至少有半个小时,鬼使白还没从会议室里出来。刚刚打过去的几个电话都被鬼使白掐掉了,显然是还没谈完。他有些烦躁地想摸烟,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戒烟很久了。那个时候他还没退役,一年见鬼使白不超过五次,被...

【博晴】日常小段子

现代警察paro
主博晴可能出现酒茨
有留言就有续集 反正都是小段子式的
博晴神乐性格上可能有偏原著的地方,ooc是我的,人物是原著的

一个夏秋交接的傍晚。
 在校服外套里穿粉红色上衣的女孩走出校门,面对着潮湿的路牙撑开了一把纸油伞。相较于现代的那未免沉了些,也复古。事实上那就是把古伞。
 小姑娘低着头走了一会,裙子的边缘在她视线的低端一荡一荡的。接着她看见了另一把古伞,黑色的,在原本就暗沉的天色里混了伞下人的色。于是小姑娘顿了一下,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鞋跟在路上啪嗒地一磕,就加快了脚步。
 对面举着伞的修长身影显然看...

【云亮云】军师的一天

开学了最快速度也是一周一更了然而我饿……

关于诸葛亮的一天。

卯初二刻--------------------

习惯准时准刻地叫醒了孔明。赵云近日因为府邸修缮顺其自然地住在了他府上,又因为这个不得不把练武的时间移到了稍晚的时候。卯时对于一向很难睡醒的赵云来说还早了些,诸葛亮尽力不去扰他,松松挽了发髻整理昨夜的凌乱。事实上也没什么好整理的,双方都是很克制的人,他最终也只是在冬日清晨的一大团被子里把赵云的脑袋扒了出来。后者迷迷糊糊地吭了一声,又迷迷糊糊地被在嘴角印了个早安吻。他显然不想再这么早的时间去思考什么事,极其本能地舔了下嘴唇,接着翻个身继续睡去。
这已经足够让另一个人微笑一上午的了。

卯正二刻...

【云亮云】儿时与顽劣

又是一场胜仗。

其实也不新奇了。大仗小仗,子龙一上就是胜仗。除了还愿意负隅顽抗的敌将和新入伍的小兵以外,其他人都觉得毫无悬念,连赵云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趣。他不愿在庆功宴上多喝酒,奈何又说不过那班文人,就急急忙忙地扒了点饭垫肚子,半路而逃。

诸葛亮倒是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桂阳打下来是功劳一件,躲着自己庆功宴这种事,除了赵云没第二个人干得出来。这次庆功宴本就没他多少事,便瞅着空档溜了出来,羽扇摇摇走到“不负责任”的宴会主角身边开口:“子龙将军不去喝酒,确是好兴致。”他倾一倾身子,在那人准备开口前不慌不忙地补充,有意给他木梢:“还是赏月思佳人?……可是那樊氏?”

他本就落脚无声,这会儿又刻意为...

© OrantisH | Powered by LOFTER